关于阅读

走进书的世界

小学初中家里没有读书的气氛,学校那边只会让读教课书,所以自己甚至都不知道除了教科书还有那么多各种类型的书。

高中本来应该接触到更多的书,可惜自己整日忙于完成无穷尽的学习任务,又一次丧失了读课外书的机会。

还好,大学自主时间很多,自己慢慢喜欢上了看书。不过也不是一上大学就喜欢上读书的,能喜欢上读书其实也很偶然吧。大一的自己其实和高中一样,除了上课就是在宿舍学习专业上的知识,懒得去图书馆。后来在海桥兄的强烈建议下,去图书馆几次,然后慢慢喜欢上图书馆的氛围(大一主要在图书馆看专业方面的书),然后整个大学里大部分时间就花在图书馆了。

自己完整读下来的第一本课外书应该是《平凡的世界》,那是大一的暑假,在百无聊赖的时候从同学那里翻出来这本书,随便地翻了几页,觉得故事还可以,就慢慢读下去了,反正又没有别的事干。后来不知不觉竟然读完了全本,主要还是自己太闲了吧,实在没有别的事情消磨时间。读完之后,发现写的还可以啊,故事挺好看的,然后也没有太多的感触了。

Read More

如何利用网络资源

以前的学习,一般需要预先在肚子里存储下足够的知识,必要时,就从海量的信息中提取所需的部分。但是,到了信息领域大大超出”四书五经”的新时期,预先无目的的吞下海量信息的学习方式就有些不合时宜了。现在一般是先知道要学什么,然后有目的的去寻找答案,这种方式看上去更加有效率。

不过知道学什么然后去学习这种方式要求学习者拥有一个包罗万象的信息库,以供随时抽取各种目的信息;其次,是需要一个强劲的信息检索工具,以便高效率的从信息库中提取信息。很明显,Internet可以充当那个海量的信息库,而搜索引擎,则正是寻找光明之火的绝好工具。

搜索引擎

相信用过浏览器的人都曾经在搜索框输入某些关键词,然后从浏览器返回的网页中筛选自己需要的信息,这个过程就是搜索。但是大部分人并不知道搜索引擎(Web search engine)的存在,并不知道google与baidu这两大搜索引擎的区别,并不知道怎样精确地搜索。

搜索引擎其实就是从互联网检索信息的软件系统,搜索引擎的基本工作原理包括如下三个过程:首先在互联网中发现、搜集网页信息;同时对信息进行提取和组织建立索引库;再由检索器根据用户输入的查询关键字,在索引库中快速检出文档,进行文档与查询的相关度评价,对将要输出的结果进行排序,并将查询结果返回给用户。

Read More

信息隐藏

信息隐藏是把⼀一个有意义的信息隐藏在另⼀一个称为载体(Cover)的信息中得到隐蔽载体(Stego Cover),非法者不知道这个普通信息中是否隐藏了其它的信息,⽽而且即使知道也难以提取或去除隐藏的信息。所用的载体可以是⽂文字、图象、声⾳音及视频等。

隐字术

电影中经常有这样的故事情节,Alice给了Bob一件其他人看来很普通的物品,但是Bob从中读出了Alice真正要传达的信息,比如说一个藏宝图或者名单什么的。故事里,Alice成功地把要隐藏的信息置于日常生活中常见的媒介中,而Bob知道其中的奥妙,于是就可以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信息。

早在1499年,德国的约翰尼斯·特里特米乌斯(Johannes Trithemius)就著有《隐字术》(Steganographia)一书,首次引入了隐字术这种说法,隐字术(Steganography)指的是将需要隐藏的信息置于某种看似无关紧要的媒质中,这种媒质可以是文字、图像甚至是视频。

希罗多德(Herodotus)在他的《历史》(Histories)一书中首次提到隐字术的使用。书中,斯巴达国王狄马拉图斯(Demaratus)把波斯人即将入侵希腊的消息写在木板上,然后在上面涂层蜡并派人把它送回希腊,通知那里的人民。大约同一时期,古希腊米利都的君主希斯忒奥斯(Histiaeus)曾经把密信写在奴隶的光头上;等头发重新长出来后,再派他到收信方那里去;对方只需把那个奴隶的头发剃光,就可以看到信的内容。

中国古代也有一些比较有意思的隐藏信息的方法,比如藏头诗。《水浒传》中梁山为了拉卢俊义入伙,吴用和宋江便生出一段吴用智取玉麒麟的故事来,利用卢俊义正为躲避血光之灾的惶恐心理,口占四句卦歌:

芦花丛中一扁舟,俊杰俄从此地游。义士若能知此理,反躬难逃可无忧。

暗藏卢俊义反四字,广为传播。结果,成了官府治罪的证据,终于把卢俊义逼上了梁山。

Read More